采金史_百度知道

2020-01-22 02:08 历史

  中地数媒(北京)科技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奉行创新高效、以人为本的企业文化,坚持内容融合技术,创新驱动发展的经营方针,以高端培训、技术研发和知识服务为发展方向,旨在完成出版转型、媒体融合的重要使命

  夹皮沟金矿区采金历史悠久。据有关史料,本区唐、宋时期已开始采金,但元、明、清时严加封禁,特别是清代,以保护长白山区发祥圣地为由,严禁在此开荒种地、挖参、采金和狩猎。在清朝末期,由于朝廷腐败,连年灾荒,民不聊生,关内齐鲁、直隶等地灾民纷纷逃至关外,到长白山区谋生。道光元年(1821)“流民”在韦沙河流域附近的会全栈、老金厂一带发现了沙金,从此开始了本区近代的采金史。自1821年至今,本区的采金活动一直未断,在170余年的采金历史中,主要经历了发现时期(1821~1853)、韩边外时期(1854~1933)、日伪时期(1934~1945.8)、解放初期(1945.9~1960)、兴盛时期(1961~1990)和发展时期(1991至今)等6个时期。

  道光元年(1821)齐鲁“流民”在韦沙河流域的会全栈、老金厂一带发现沙金后,开始在此大量开采沙金。道光二十五年(1845)采金人马文良在夹皮沟北沟发现了山金和露头矿脉,矿脉厚达40~50m,含金量高,后经简单的采选炼等手段获得黄金。从此,大批采金者蜂拥而至,采金高峰时可达数千人。但当地采金秩序十分混乱,各路帮伙,乱采滥掘,加之胡匪骚扰,使采金工生活极度困难,安全也没有保障。

  1851年(咸丰元年)前后,老金厂、夹皮沟一带采金业兴盛,韩宪宗到马文良处当金工,由于豪匪梁才等横行沟里,鱼肉金工,为当地金工一大心腹之患。韩宪宗当时联合夹皮沟金帮等头人,在1853年、1854年两次击败了梁才等匪帮,夺回被占领的金场,后被采金人推为采金头目,从此韩宪宗名声大震,他也由此发迹。

  韩宪宗(1819~1897)原籍山东省登州府文登县韩家庄人。幼年家贫,随父逃荒出关,长期居住在现吉林省九台县木石河流域花曲柳沟务农。该处属于清朝对东北封禁的“柳条边”外,因而历史上称韩宪宗统治夹皮沟地区建立采金的“家天下”为韩边外时期,其本人的绰号为韩边外。

  韩宪宗取代梁才夺得夹皮沟金场开采权后自立法制,行赏罚、课赋税,自养私兵,俨然成了“国中之国”;同时产金量剧增,商贾汇聚,人烟渐稠密,韩家势力日渐扩大;到1860年(咸丰十年)开采沙金矿22处,脉金坑口7处,养兵上千人,设会房数处,统榄采金业。据有关史料,韩宪宗的统辖范围,以夹皮沟为中心,东西长二百里,南北宽百里,面积达2万余平方里(5000余平方公里),人口约5万余。据日文版《北满金矿资源》记载,在鼎盛时期,约1870年(咸丰二十年),夹皮沟金厂日产金500余两,月产金5000余两,年产金60000两以上,有日进斗金之说,是当时世界上产金最高的矿山之一。1897年(光绪二十三年)韩家势力范围扩大到桦甸、磐石、敦化、濛山、抚松、安图6县,东西长800余里(400余公里),南北宽五六百里(250~300km)。

  韩边外从崛起的那天起,就受到帝国主义各国的关注、干扰和侵略。1900年沙俄帝国侵入了我国东北。1902~1904年沙俄通过所谓的《吉林开办金矿条约》和《续订吉林开办金矿条约》,获得了在夹皮沟的开矿权,并建立了“大鼻子”事务所和矿井。沙俄采用了机械采金、锅驼机排水,在不到一年半时间内,从夹皮沟地区掠走了大量黄金。

  日本帝国主义也利用各种手段对夹皮沟金矿进行掠夺。日俄战争后,日本从俄国手中获得了从长春到旅大地区的铁路管理权及所有权。1906年在旅大地区建立了经营殖民地的机构,即南满州铁道株式会社(简称“满铁”),千方百计想夺取夹皮沟金矿的开采权。1915年袁世凯与日本秘密签订了《中日条约》,在附件中提出了夹皮沟金矿的开矿权,但《中日条约》由于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而没有得逞。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占领了东北,当时韩氏家族四世韩锦堂在无力维持采金生产的情况下,从“满铁”贷款数万元。1933年12月23日“满铁”的附庸“大同殖产株式会社”与韩锦堂签订了《合作经营夹皮沟金矿契约书》,以解决韩家与“满铁”的债务问题。在《契约书》中规定:凡是韩家领域内的矿山、土地、森林全部转让给“大同殖产株式会社”合办经营。《契约书》的签订,实际上使日本侵略者以较小的代价强行吞并了韩家的全部财产,从此结束了历时80年、统治数百里的韩边外时期。

  自1934年起日本侵略者派出200多人的武装调查班到夹皮沟金矿进行资源调查。1937至1941年,日本帝国主义先后在夹皮沟金矿开拓了小北沟、一坑、头道岔、小东沟、大金牛、大线沟、下戏台、东驼腰子等坑口。据《桦甸县史》资料记载,仅在1941~1944年的4年时间,日本侵略者就从夹皮沟掠夺黄金1825kg。

  1945年8月15日后,夹皮沟金矿获得解放。1946年1月恢复生产,成为在中国和人民政府领导下的新中国第一座黄金矿山。1946~1948年,由于停电后造成了水淹,给矿山生产带来很大困难,但在中国的正确领导下,很快恢复了生产。1949年初,夹皮沟金矿进行了全面修整,恢复了旧坑,采用了混汞浮选,在生产条件十分困难的情况下,当年生产黄金703.86kg。1952年利用坑探相继探明了立山坑的新1号、新2号、新3号脉和下戏台坑新3号、新6号脉,获得总地质储量金金属量为19610kg。1951~1953年推广了直线筒形掏槽凿岩爆破和湿式凿岩,提高了掘进效率,降低了井下粉尘浓度。1954年改造了某些工艺流程,采金史_百度知道安装了球磨机、旋流器等,黄金产量有较大幅度的提高,达1856kg,创历史最高水平。1955年以后,矿区地质资源日渐减少,三级矿量比例严重失调,矿山资源陷于枯竭。1955年12月31日老牛沟金铜矿闭坑停产,1960年10月夹皮沟金矿停产,本区采金事业面临十分困难的境地。在此时期共生产黄金11.76t。

  夹皮沟金矿由衰落到兴盛,这与对金矿地质认识上的突破有密切关系,也与地质找矿工作取得重大进展有关,这是从事矿区工作的矿山地质人员与地勘、教学和科研等部门的有关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,尤其是1959年11月组建604队有关的技术人员做出的贡献最大。他们长期坚持开辟老区,开拓新区,反复实践,努力探索成矿规律,找矿成果不断涌现,为夹皮沟金矿的再度兴盛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。

  在夹皮沟金矿的领导和地质人员的共同努力下,在查清夹皮沟矿区部分资源的前提下,在1961年8月夹皮沟金矿再度恢复生产。1964年二道沟矿建成投产,1965年三道岔矿(原名红旗坑)开始基建探坑,夹皮沟金矿开始了再度辉煌的兴盛时期。1965年产金达553.33kg,1966年的“”运动,使黄金生产又受到严重的破坏和干扰,1967~1969年整个矿山处于停顿和半停顿状态。1968年黄金产量由1966年的716.9kg下降到443.4kg。1970年矿山生产恢复正常,最大坑口——红旗坑(三道岔矿)由于引进了新的掘进设备,掘进速度日益加快,加之改造了选矿流程,提高了生产能力,1974年黄金产量由1968年的443kg提高到1543kg,使该矿山成为当时国内黄金生产最大的矿山。但是由于一味追求产量,再次造成采掘比例和三级矿量的严重失调,给以后的生产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。

 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逐步理顺采掘关系,把生产重点转移到掘进探矿,使掘进量逐年提高。1982~1984年为了解决几近枯竭的资源问题和矿石品位的降低问题,加快了矿山重点工程的建设和改造,深挖老矿的内部潜力,八家子、高兴、二道沟中段盲井扩建工程先后竣工投入生产,同时加强了企业管理,注意技术进步,充分调动职工的生产积极性,1984年在选矿全员劳动生产率、采矿一次损失率、合质金品位等都达到全国同行业的先进水平。

  在“六五”、“七五”期间,为了获得更多的地质储量,夹皮沟金矿成立了小型钻探队,对三道岔矿、二道沟矿的深部进行了探矿,取得了较好的地质效果,同时对四道岔、大猪圈、立山坑、洪沟区、下戏台、庙岭等生产坑口以及旧采区进行探矿,投入恢复工程,使夹皮沟金矿在1990年底保有6个生产坑口,日处理1000t选矿厂一座,1961年5月至1991年底共生产黄金28.722t。

  同时吉林市、桦甸市等黄金部门在本区先后投产建成了吉林市金矿、板庙子金矿、辉发河金矿,有力地促进了本区黄金生产,其中仅吉林市金矿1990年产金就达140kg。

 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,本区采金工业呈现一片众星捧月、欣欣向荣的发展时期。目前除我国黄金骨干企业吉林夹皮沟黄金矿业公司所属6个生产矿区(即三道岔、二道沟、八家子、小北沟、庙岭和下戏台),日处理1000t选矿厂一座外,还有劳动服务公司所属的四道岔、大猪圈等生产矿区和一个选矿厂。此外还分布着吉林市、桦甸市等黄金公司所属的吉林市金矿、板庙子金矿、大线沟金矿、大金牛金矿、辉发河金矿等一大批不同生产规模的矿山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全区现有大小金矿山10余个,大中选厂10座,群星坑口遍布全区,选厂日处理能力接近2000t,成为我国目前重要的黄金生产基地之一。

上一篇:香港投资推广署去年助487家企业驻港 创历史新高 下一篇:﹛華窐旃噶妢腔隙嘈